梁德明.水灾的感性与理性

槟城的几天豪雨造成100年有史以来的大水灾。我去了一趟槟城,和许多灾民接触,都被这场水灾震撼。水又急又大且突如其来,让很多人都束手无策,只有眼巴巴地看着水把物品淹没。

槟城的几天豪雨造成100年有史以来的大水灾。我去了一趟槟城,和许多灾民接触,都被这场水灾震撼。水又急又大且突如其来,让很多人都束手无策,只有眼巴巴地看着水把物品淹没。

大水把家园、工厂和农地冲毁,还夺走了人命。水退后,全马各地许多志工团、政府和非组织都相继到槟城支援。军队更在当晚第一时间前去协助疏散受困的居民。

虽然是行动党执政的州属,首相和夫人也前去慰问,同时联邦政府也给予最大的援助,协助灾民度过难关。

灾难当前,朝野放下政治歧见,共同救灾,展现了一心的团结,终于可以看到大家感性的一面,实属欣慰。

这不就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团结与和谐吗?感性过后,则会理性地想,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曾经拥有的这份和谐?是政治让我们越走越远而忘了思考?还是网络的荼毒,蒙蔽了该有的理性?

在访问的期间,不时听见有人对首长破口大骂,有的甚至说这是上天对行动党政府的惩罚。我回过头看着首长,只见他低头不语,神色凝重,似乎有所感触。

感性过后,还是得理性地探讨弱点。特别是在土崩发生后不久,就来了这百年水灾。不能任何事都只会谴责别人,而自己没有错误;不能任何事都指向前朝国阵政府,或者怨天下了太大的雨,而不检讨自己的失误。

非政府组织已经多次提醒和抗议,过度的开发山坡计划,是致使水灾的原因之一。

净选盟2.0前主席拿督安美嘉怒斥首长说谎,就是因为她查出行动党政府在2008年到2015年期间,批准了55座的山坡高楼计划,而首长还辩称是前朝政府批的计划。

没有山坡树林的砍伐、没有山坡高楼的建设,或许百年水灾所带来的破坏,不至于那么严重。

如今去了槟城,看到许多的高楼林立,感性过后,是否理性地想一想,行动党到底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?是人民为先还是商人为先?盖了昂贵的房子,人民是否住得起?

筹款固然重要,可是再高的金额也换不回失去的生命。

Source: http://www.sinchew.com.my/node/1699924

Search

Calendar

Gerakan Matters

VIDEO

Top

Google+
Follow @partigerakan